{蜘蛛链轮}
当前位置: 富狼休闲鞋 » 正文

我们的青春,花开花落(六)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8-11-21 22:29:24  

  微,我们一起去吃饭。乔晓夕在电话里说。

  我说,好。

  还是那家叫做作喜来顺的中餐馆,跟乔晓夕吃饭,永远都是一个地方。

  他说:微,我们结婚吧,我只是想在二十八岁以前结婚,这样比较正常。婚后,你不用再出去工作,让我给你衣食无忧的生活。

  我说,乔晓夕,我们还是分开吧。我们所追求的理想生活不是同一种类型,你的美好生活并不能使我感到幸福。

  他说,你说什么?我不明白。

  我说,我们分手吧。

  我一直以为男人伤心起来会有种悲怆的美,那应该是属于一种雄性的悲伤。可,看到乔晓夕,他仍是如此安静地不动声色。待他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,脸上仍是面无表情,泪水掉下来都没有任何反应。过了好久,他说:天黑了,我送你回家吧。

  我无比伤感地对细细说;我跟乔晓夕分手了。

  细细紧紧地用双臂搂住我:没什么大不了的,旧的不去新的不来。可是,嘉微,我还是希望看着你能够光鲜照人地嫁作他人妇。

  嘉微,我要结婚了,就在下个月二十六号。

  ⅶ

  婚宴上,细细是世上最美的新娘。陈克斯一身笔挺的深蓝色西服,胸前的红花把他那张春风得意的脸映衬得更加生动。

  新郎新娘敬酒,新郎说:沈大才女,加油哦,结婚真是一件幸福的事,春宵一刻值千金啊。新娘说:别听他胡言乱语,别着急,慢慢挑,今年花胜去年红,可惜明年花更好啊。

  我说,是啊是啊,待我重头,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。

{蜘蛛链轮}
 
 
[ 软文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
点击排行
 
    行业协会  备案信息  可信网站